| 关于俱乐部 | 联系我们
国际企业家俱乐部


企业家们的俱乐部文化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02日 08:29
 20世纪开始,俱乐部文化悄悄在中国内地以神秘的角色出现并蔓延开来。所谓神秘,其实不过是因为其高高在上的姿态而将普通人群拒之门外。渐渐的,一批新贵成长起来,但是“神秘的俱乐部”一直在他们心里徘徊萦绕,于是花钱买一个俱乐部会员的身份成为这些富起来的年轻一代炫耀的工具。但他们并不了解俱乐部究竟是做什么的,当然,这也并不是俱乐部存在的意义。
 
  还有一部分人与上述新贵秉持一样的态度,当俱乐部这三个字一直不能与己相关时,他们按捺不住性子,决定自己改变命运。于是现在到搜索引擎上搜索“俱乐部”时,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创意的人竟然如此之多,各种以“俱乐部”为名、以交友或交易为实的、没有与任何正规机构有关的私人组织有一大堆。但这更不是在发达国家发展了几百年的俱乐部文化。
 
  好在那些高端的俱乐部如今仍然高高在上,以专业的服务态度笼络着最优秀的会员资源,如今新成立的企业家俱乐部也越来越有板有眼。最值得一提的是,当今的俱乐部已经从最基本的娱乐性,开始转变为在国内成长起来的企业家相互学习和资源互换的平台。
 
  俱乐部:做企业的需求
 
  严格意义上说,俱乐部是有一定实体经营的会员制组织,它以一个兴趣点聚拢会员。世界上第一家会员制俱乐部诞生在英国的一个咖啡馆里。由于参与者有相同的兴趣爱好,于是他们决定组成一种联盟,大概在1789年,一群志同道合者决定共同买下一家咖啡店,这便是入会费和年费的由来,由此俱乐部发展起来了。最初的俱乐部都是由会员管理的,为保证俱乐部的经营、开支,每个会员都需要支付年费,随着每年支出的增加,会费也有了变化。
 
  俱乐部最初引入中国时,都是由发达国家投资和经营的。随着俱乐部文化在国内的发展,由中国开发商进行管理经营的俱乐部日益增多,并且在中国的快速发展中,这种趋势也越来越明显。事实上,这就是私人会所的雏形。随着时代的变迁,由于这种俱乐部为相同社会阶层人士提供了一种私密性的社交环境而大受欢迎,因而逐渐流行开来。发展至今,俱乐部已成为中产阶级和相同社会阶层人士聚会、休闲的场所,而俱乐部的会员身份也演变成财富的象征与身份的标签。
 
  在一次关于俱乐部的论坛上,银信投资集团的董事长张民耕讲出了他加入俱乐部的理由。“当时我在做企业,觉得有几个需要。第一是我的办公室需要延伸,就是说在我的办公室环境里面做有些事不如在俱乐部做,比如签合同在办公室做就不太正式,会有城下之盟的感觉,而在俱乐部则会让大家都接受;第二是客厅需要延伸,就我们现在日常的生活来说,我们接触的面还是太窄了,天天就是企业里的人,要不就是这个行业的人,其实我们需要认识更多的人,俱乐部能使我了解更多的人;第三是我的书桌要延伸,我想有一个俱乐部能够定期给我们讲讲各方面的知识,让各方面的人谈谈他们的成就。就因为这三个需求,我成为了俱乐部的会员。”
 
  不是每一家俱乐部的功能都相同,国内大部分俱乐部都是以一个固定地点作为俱乐部的根据地,并以著名会员作为招牌,定期组织一些主题性的活动。而更多的俱乐部则是一些小型的餐饮及休闲场所,以私密性和会员制为特色,也就是常见的私人会所。这种小型的会所比较具有灵活性,通常是拥有者好友们的一个聚会场所,就算是增加新会员,也是以好友推荐的形式,这样的会所更偏重于这一小圈子的好友对于共同爱好的探究,或者纯粹为工作宴请或较独特的生活享受方式。这样的会所年费并不高昂,以单次消费作为经营收入。不过对于希望通过俱乐部模式给他们带来更多效益的企业家来说,只有这样的会员资格是绝对不够的,他们需要进入到规模更大的知名俱乐部中进行他们的三种“延伸”。
 
  北京最早的一家俱乐部名为“皇家俱乐部”,成立于1990年,由境外投资,引进国外高档俱乐部的经营与管理模式。1994年出现了会员制俱乐部——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他们的特点是都处在城市的中心位置,俱乐部内豪华、高档,休闲娱乐一应俱全。再之后上海出现了银行家俱乐部、美洲俱乐部等针对商务会员的高端俱乐部,而2008年北京香港赛马会会所在金宝街的高调开张则成为了高端俱乐部的一个新标杆。
 
  俱乐部会员的“特权”
 
  这些知名的俱乐部都以地段繁华、装修奢华、设施华丽著称。每一家俱乐部都有独特的装饰风格,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它们竭尽所能、各显神通。硬件的首要因素在于选址。顶级会所不约而同地把地址选在北京、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地段。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对此,业内人士解释说,只有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才有足够的富人数量能够支撑起顶级会所的生存需求,也只有在中央商务区这样的黄金地段,才能充分彰显会员的尊贵身份。
 
  在会所的装修和设施上,各会所不惜重金。上海鸿艺会,7000多平方米的营业面积,投资近两亿元,各种设施都极为高档;长安俱乐部创办人陈丽华女士为了营造会所的宫廷气氛,甚至将自己许多价值高昂的紫檀木收藏品放在会所内。而中国会是清朝亲王的宅第,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洋溢着浓厚的传统风味。青砖灰瓦、雕梁画栋、宫灯古槐,历史的厚重气息萦绕四周。它虽然距繁华的西单只有咫尺之遥,但却保留了康熙二十四子府邸静默而斑驳的原貌,让人恍如回到当年皇家金盏玉碗的古意中。
 
  硬件虽然是加入俱乐部之前需要考核的基础,不过比这一点重要的则是俱乐部能够提供的软件服务。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卢山冰说过,“会所文化”其实就是一种圈层营销,会所一般都有很高的门槛,成为会员的人一般都是看中了这里提供的交流平台。
 
  关于这一点,长安俱乐部早早就提出了独家战略,他们特别设立了会员服务部,为会员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比如,一个会员打电话给服务部问:某家银行是不是俱乐部的会员,如果是,我能不能认识他们?长安俱乐部就会通过各种方式介绍他们认识。这种服务并不会给俱乐部带来短期的经济效益,甚至会让俱乐部倒贴金钱、时间、人力等,但这体现了俱乐部的价值,加深了会员与俱乐部的关系,长远地看,这会为俱乐部带来无穷的利益。
 
  同时,长安俱乐部更有远见地增加了俱乐部的商务活动比例。虽然俱乐部的基本功能是娱乐,但长安俱乐部认为,无论会员的行业、年龄或习惯有多大不同,他们的共同之处是商业野心。基于此,长安俱乐部将会员商务和娱乐活动的比例从原来的3∶7变成了现在的7∶3。
 
  我们再来看看建立在华润大厦顶层的美洲俱乐部。美洲俱乐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建国初期,它是一个著名的国际品牌。北京美洲俱乐部也独占了这一品牌的国际连锁优势,给予会员更多国际化的服务。遍布全球的美洲俱乐部为会员提供了一项互惠俱乐部服务,也就是说,当拥有了美洲俱乐部的会员资格之后,会员在全球近百家的美洲俱乐部都可以享受会员待遇。
 
  为了保证会员的忠诚度,俱乐部在竞争中一个占主导的要素就是俱乐部的餐饮与活动。俱乐部的会员通常都具有比较高的社会地位,一切与品质有关的内容都要求严格,于是俱乐部的活动主题能否打动会员,吸引其积极参与其中,或者餐饮是否达到一流标准能让会员愿意在俱乐部中宴请、用餐,就成为拴住会员心的重要因素。各大俱乐部也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美洲俱乐部在餐饮上追求绿色、时令概念,可选择中餐和西餐,并拥有专业的酒窖收藏顶级名庄各个品级的葡萄酒。美洲俱乐部常与公益组织联盟,像阿拉善SEE等组织的知名理事成员们时常会在美洲俱乐部出现。
 
  而在2013年5月,通过与《新财经》杂志的合作,美洲俱乐部请来了皇家斯特拉底瓦里四重奏组,为会员们带来了一次高水平的室内乐演出。这个四重奏组之所以难得,是因为他们手中使用的是全球最名贵的提琴,由意大利制琴大师Antonio Stradivari在300年前手工打造,四重奏组中的其中一把琴曾经是拿破仑的心爱之物,而这些琴每一把都价值上千美金。这样的活动很难不吸引会员,而这种能引起轰动的活动在俱乐部中几乎每隔几个月就要举办一次。
 
  身边的人是你的未来
 
  俱乐部在提供给会员奢华自在的享受同时,更为他们创造了一个能量巨大的高端交际平台。谁也无法估计,在这些场所的不经意笑谈中,造就了多少次影响深远的商业活动。
 
  冬日暖洋洋的下午,几个穿着考究的中年男子舒服地坐在沙发上,一边轻声交谈,一边欣赏着窗外高耸入云的金茂大厦和陆家嘴的繁华景致。这是位于上海浦东中银大厦52楼银行家俱乐部中常见的景象。不少金融界的高层人士都喜欢经常来到这个属于他们的私人天地,一边享受休闲时光,一边与生意伙伴谈谈合.作。
 
  这些高端的俱乐部在为会员创造价值的同时,也在限定着会员的绝对高度。进入这样的俱乐部,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巨额的财富和高尚的社会地位,两者缺一不可。会所本身则用高昂的入会费用和苛刻的审核措施来保证客户的“纯粹性”。但是,一旦进入到俱乐部,那么将获得的就是“平等待遇”。这是因为俱乐部的平等传统——只要是会员,大家就是平等的,即使你是全球500强企业的CEO,也不可能在俱乐部里拒绝其他会员喝一杯、坐下来聊聊的邀请。因此,在普通氛围里不可能办到的事,在俱乐部里就可以做成。
 
  有时候,这种交际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美国CEO俱乐部中曾经有一位会员事业失败,到了一文不名的地步,但是他的会员朋友在关键时刻帮助了他,企业起死回生。
 
  当然,各个俱乐部都在凭借一些知名会员来吸引新的会员加入,其中长安俱乐部的主要会员有李嘉诚、霍英东、杨元庆等,长安俱乐部有能力邀请到行业内最有权威、最知名的人物。据说,中关村“村长”段永基从来不去星级酒店谈事,而是选择长安俱乐部,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会给他私密而亲切、仿佛家人一般的照顾。
 
  京城俱乐部的代表会员是李泽楷、许荣茂,它号称“中国第一富人俱乐部”,历来云集了全球500强大部分中国公司的总裁和相当数量的驻华大使。北京美洲俱乐部的招牌会员是张朝阳、孙振邀,微软、惠普这样的大公司的高层都是其主要会员。中国会因为其保留了独特的中国传统文化风格,吸引了许多国外的王室成员,全球知名的艺术家也都将这里视作灵感胜地。
 
  上海的银行家俱乐部与香港银行家俱乐部联网,主要成员都是金融界的资深人士。鸿艺会坐落在上海领馆最集中的淮海中路上,它的英文名就叫大使馆俱乐部,因此聚集了各国外交官和外籍商务人士。雍福会使用的是英国领事馆旧址,典型的复古风格西洋建筑。有会员感叹道:美得一塌糊涂!因此,它聚集了各国领事、企业家、金融家、艺术家、影视明星等会员。
 
  香港马会几乎是香港及内地算起来最早的一家俱乐部,因此也聚集了相当多重要的港商与政要,其中霍建宁、任志刚、董建成以及唐英年、曾荫培和曾荫权两兄弟、荣智健等人都是马会的会员。无论是香港马会还是北京香港马会,对会员都有着极严格的审核,入会必须要有会员推荐,而每个会员一生只能推荐一人,即便如此,推荐来的新会员也要接受层层调查,因此,香港马会可谓是目前国内最纯粹的高端俱乐部。
 
  只有企业家的俱乐部
 
  除了传统意义上的俱乐部,中国根据国情还创建了诸多专为企业家交流的俱乐部。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马云等人创建的江南会。2006年,由冯根生、郭广昌、沈国军、鲁伟鼎、宋卫平、丁磊、陈天桥、马云等8位浙商发起的江南会是要讨论当代“商道”。江南会将一直记录下商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若干年后,只要后人走进江南会,就会从中得到积极的启示意义,能从中得到百年商道文化发展的精髓。
 
  浙江商人讲究以利和义,生意和兄弟情谊是两码事。但是只要兄弟出了事,立马都会拔刀相助。江南会以江湖闻名,饭桌上有热闹非凡的江湖菜,生意场上有侠气十足的“江湖令”。“江湖令”由会员持有,如若持有者的公司出现紧急状况,出示此令,轮值主席则有义务召开“武林大会”,共同商讨对策,帮助会员度过危机。但是,会员仅有一次使用令牌的机会。
 
  另一个同样模式的俱乐部称为“泰山会”。泰山会成立于1993年,由于成立大会在山东召开,遂取名“泰山”。此外,会员们也认为,“五岳至尊”的泰山寓意一种高度,以泰山取名,也代表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高度。泰山会的成员只有16人,但名字都是响当当的。会长柳传志,理事长段永基,会员有万通集团冯仑、泛海集团卢志强、复星集团郭广昌、远大空调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集团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步步高集团段永平、和光集团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等,顾问为吴敬琏、胡德平。
 
  在金子塔最尖端的下方,一些尚在成长的企业家更需要这样的平台和组织,于是一些企业家俱乐部应运而生。这些俱乐部存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企业家的相互交流、帮助及成长,有些俱乐部甚至没有一个实体空间,每次聚会都要找赞助商赞助场地,但是,这些企业家俱乐部博得了企业家们极高的认可,比传统俱乐部更直接地解决了企业家们遇到的问题。